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李顺子举步一走,就走到后山来了。他自己也没有弄明白,为什么一走就走到这里来。

     即使隆冬,山坡上的芦箕草也不枯黄,这里硬是同别处不同。从谷口可以看见重重叠叠的山峦,刚升起的太阳,还没有本事彻底将山峦间缕缕雾霭扫除干净,因此,谷底什么也看不清楚。静心谛听,则可分辨出夹杂在沙沙树叶声、嘤嘤虫鸣声以及山旮旯的许许多多声音当中的汩汩流水声来,这声音来自山谷的那条溪水。在那条溪边,他曾下过套子,结果套死了自家老婆。

     这许多的声音汇拢来就形成了后山独特的声音,这声音其实使后山显得更加的宁静。

     这声音让他的心渐渐沉静下来了。他的脚步也渐渐慢下来了,又终于停下来。他把那块写了自家名字,名字上打了叉叉的牌子甩在脚下,然后,双褪软软地跪在了芦箕草上,屁股缓缓落坐到小腿肚上。

     他翕动着嘴唇,但没有出声,痴痴的目光投向虚空。他就这样傻傻跪坐着。时间就像他嘴角淌下的口水,一点一点,慢慢地流掉。

     那年他十二岁,像他这种年龄的打锤佬,云山并不少,除了打锤力气不够,其他活都能干。石山哥走后,一家棚厂收留了他,老板也就是给一碗饭吃而已。

     石山安顿好七个婴儿,返转云山没几天,就找到了小顺子。

     石山在小顺子的胳膊上着力捏了一把,小顺子没有叫痛,他认出是石山哥之后,笑出了眼泪。

     “长高了。”石山说。

     石山领着小顺子,花了两个铜板,剪了一丈糙黑布,给他做了一套新衣裳。

     在镇上,石山遇见了一个熟人,那人指着小顺子问这个小鬼是谁?石山说我弟呀,小顺子听了又一次笑出了眼泪。

     云山两万多打锤佬,相互认识的并不多,平常各自在窿子里打锤放炮,少有外出,一年半载,没有遇见过是常事,所以没有人会想到石山去了哪里怎么回来了。但小顺子心里想着这事。

     小顺子跟着石山哥在一家粉干店吃粉干的时候,他问:“石山哥,这么久你去了哪里?”

     石山说:“去了趟赣州,跟我叔做生意,蚀了本就回来了。这事不要告诉别个。”

     小顺子乖巧地说:“晓得哩。”

     石山又补充说:“省得人家以为我赚了钱来借,我口袋里其实没几个钱了,要不怎么会回来打锤?”

     小顺子想到石山所在的棚厂来,央求石山去找老板讲,石山说这个老板不好讲话,肯定会嫌你人小打不了锤,没有答应。小顺子就天天晚上跑到石山寮棚来住,晚上闲着没事,石山就听李顺子讲当年李拐子棚厂工友的情况,小顺子讲月英姐讲得最多,石山自然不敢告诉小顺子月英的去向。

     小顺子说:“石山哥,你那个相好我见过,明天带我去看她好不好?”

     石山说:“我那个相好叫山茶,这次我上云山,把她送到老家去了,怎好让她老在云山受苦?”

     小顺子说:“石山哥你真是个菩萨。”

     一天早上,小顺子告诉石山:“昨晚你打梦话了,喊山茶喊得好响,石山哥你想老婆了?”

     石山不自在地笑道:“连这个都让你听去了?我还讲了些什么?”

     小顺子说:“就喊山茶。‘山茶!我们红军终究要打回来!’石山哥你当红军了?”

     石山陡然敛住笑:“梦话就是胡说,这个千万不要在外头乱讲啊!”第二天,石山就让小顺子回自己棚厂去住了。

     过了些天,小顺子再来找石山哥时却没有见着。又过了几天,小顺子就看见石山哥被矿警队捉了,绑在镇上的大树上。他不明白石山哥为什么被抓起来,想走拢去问,又怕那两个拿枪守着的,只在远远地张望,一直到天黑,矿警队的人将石山哥押走了他才走,这样看了两天。

     这晚,小顺子刚睡着,就被刺眼的手电光照醒了,迷迷糊糊坐起来,看不清是什么人,就听见老板的声音,李顺子,快起来,有人找!

     那人把他带到镇上的一间木板房里,住这种房子的多半是有钱有势的。小顺子后来知道了,那人是矿警队的,叫陆老四。

     小顺子又冷又害怕,两腿直打战,陆老四很和气,安慰他不要怕,倒了一碗凉开水,加了一撮红糖,给小顺子吃,他还未吃过这种红糖水,抿了一口,又凉又甜,蛮好吃。

     陆老四说:“你看了两天,他是你什么人?”

     小顺子才知道是因为石山哥的事,他怯怯地说:“是我哥,干哥。他是个好人!”

     “他叫什么名字?”

     “杨石山。他是个好人!”

     “我也想救他……”

     小顺子不等陆老四说完,趴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爬起来说:“我哥一辈子都不会忘掉你,他是个挺讲义气的好人!”

     “你一口一个好人,好人有好报,所以碰上了我。”陆老四接着问,“你哥有个生病的老母?”

     小顺子摇头说:“不晓得。”

     “不晓得?”陆老四想了想又问,“他家里还有什么人?有老婆没有?”

     “有,也是个好人。”

     “你哥是个红军吧?”

     小顺子“哇”地哭出声来,哽咽着说:“我晓得,当了红军要枪毙,求你开恩,救救我哥。”

     陆老四叹口气说:“忙我肯定会帮,就不晓得帮不帮得到,你回去吧,这事莫讲出去。”

     小顺子赶紧趴在地上又磕了个响头。

     陆老四说:“喝掉这碗糖水再走。”

     小顺子就喝完了那碗糖水,千恩万谢地走了。

     石山放出来时,小顺子几乎认不出他来,瘦得颧骨都鼓起来了,手、脚、躯干到处都是一块一块青紫色的血痕,有的已溃疡,脓血腥臭,腿上枪伤未好,举步维艰,小顺子满脸是泪,烧了一锅开水,待息凉了,小心替石山洗净了全身。石山夸奖道,小顺子你人虽小勤快又能干。小顺子就问,是不是陆老四救你出来的?石山愣了一下,反问道,你怎么晓得的?小顺子便将陆老四如何找他,讲了些什么,一五一十说了。石山听了,并没有回答他是否陆老四救了他,脸色却一下子变得严肃起来,这使小顺子颇感茫然。

     没想到陆老四带了几包治伤痛的草药来了看石山,刚好那天小顺子也在石山处。小顺子曾在陆老四跟前夸过石山讲义气,就挺想听石山哥讲几句感谢陆老四的话,但石山哥少言寡语,神情淡漠,倒是陆老四话多,指天指地,赌咒发誓,说虽未帮上大忙,绝不曾落井下石,他也不知是哪个可恶的供出了石山是个红军。小顺子听了这些话,恍然省悟,原来石山哥当红军是最要紧最讲不得的事,顿生不安,待陆老四走后,就问石山哥是不是陆老四供出你是个红军?石山略一沉吟,说,有时候山精也会念弥陀,老虎也会挂佛珠,难讲。小顺子就万般后悔不该在陆老四跟前讲了那许多,却又安慰自己,陆老四不会是出卖石山哥的坏人吧?

     过后不久,石山哥忽然从云山消失了,小顺子确定再也找不到石山哥时,连连几个晚上半夜哭醒来。他想,一定是红军的打狗队,把石山哥当反水狗打了。

     石山哥失踪后,陆老四给小顺子送来十块光洋,小顺子从未见过这许多钱,哪里敢接?陆老四就再三开导他,说没有石山哥关照你了,往后你有个难处怎么办?他陆老四是不能不管的。小顺子推辞不过,也抵挡不住这白花花十块光洋的诱惑,十块光洋!可以过好久好久的日子!他就接了。陆老四说。小顺子你知道红军打狗队的厉害,这钱不可外露,石山哥的事不可外讲,小顺子点头说晓得。过后小顺子想,陆老四这番话是什么意思呢?这钱难道是赏钱?这样一想,他的心就紧缩起来,一个劲地在心里说,陆老四不会是坏人,石山哥肯定不是他供出来的。

     但是,一块巨大的阴影就一直笼罩在他的心头,再没有消失。

     随着年岁的增长,李顺子愈来愈想明白了,陆老四用了计诓他,十块银洋便是赏钱,罪魁祸首就是他李顺子了。但明白归明白,他依然认定不会是陆老四供出石山哥来的,他也就不会是罪人。新中国成立后,随着“运动”越来越多,阶级斗争这根弦越绷越紧,他也就越来越担惊受怕,女儿李桃险些打成小反革命以及老婆的死,让他切实感受到了“斗争”就发生在自己身边,每一次参加批斗会,他都心惊肉跳,仿佛台上站的不是那些挂黑牌的,而是他李顺子,批斗会一完,回家必是先灌几口烧酒,压一压狂跳的心,糊涂一下脑子。

     今天,他滴酒未沾,居然也糊涂了。一场长年累月的“良心”与“贪生怕死”的博弈,在今天,“良心”终于彻底地击溃了“贪生怕死”。一个最亲近的人走了,一个他最对不起的人走了,这个人生前的最后几年,他竟然昧着良心有意规避人家,这个人的远去,使他再也不能强打精神这么活下去了,那白花花的十块光洋,总在他眼前飘忽,他想明白了,豁出去了,人生在世,总不能忘恩负义到他李顺子这等屎臭的地步,他要告诉石山哥在天之灵,轮到他做牛鬼做蛇神去代石山哥受罪了!他准备好了这块黑牌子,会堂终究有点怕去,那地方开了太多太多的批斗会,举步一走,嘻嘻,就走到这后山来了,冬香在这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