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李同学很厉害 53
    这两支箭矢的幻影如雨点般的一扑而来。李落缨却不敢被其击中一下,看些箭矢的样子犹如实质。

     李落缨单手结出一个手印,人就一个模糊消失不见。一会的功夫她就出现在了箭矢后方的金色符文处。

     可那两根奇怪箭矢却凭空直接掉头而来,李落缨不敢怠慢。身子极速倒退,一边退一边还躲避着杨梅射来的另外几只箭矢。此刻的她脚底金光闪动,每挪移一步就在地面或虚空处种下符文。

     杨梅见此微微一笑接着说道:“这就是你的依仗?这些符文也应该能被抹去的吧!”话音刚落此女虚空对怪箭一点,接着念动咒语。空中两根怪箭一阵鸣叫,几个闪动过后随即碰撞在一起。

     “嘶嘶”的金属摩擦声传来,随后两支怪箭飞快旋转周围更是狂风大作。李落缨见此吓了一跳,随即见到原本布置而下带我符文都被这股飓风一卷而散。化为了点点星光消失不见。

     葛二蛋在远处的观礼台上见此也是差点鼓起掌来。他随即想到,或许杨嫣在中午的时候已经把李落缨的大概情况给杨梅杨勋交代过了。要不然杨梅此女应该没那么快发现其破绽之处才对。

     擂台中的狂风还在继续,而杨梅此女也是接连射出几箭。李落缨在没有了金色挪移符文的情况下顿时处在了下风,只能凭借身体本身的速度来进行躲避。

     不一会功夫,李落缨就支持不住了。衣服的几处地方被划开了淡淡的口子,虽然没有使身体受伤可也说明了其现在的劣势。毕竟身法再快也有累的时候,在杨梅的无差别攻击和周围狂风的干扰之下同阶之中估计没几个人能坚持下去。

     “杨同学!你很不错!竟然能把我搞得如此狼狈!”李落缨似乎有些怒了。

     “哈哈,李同学也是身法了得,在这样的干扰和攻击下还能顶那么久。就是不知道你能不能继续顶下去呢?”杨梅似乎很兴奋。

     “很好!那你就给我去校医院躺着吧!”李落缨话一说完,一股狂暴的气息从其身体中一放而出。此女周身黑气涌动,体表更是被黑气包裹浓郁异常。

     其身后不知何时浮现出一颗黑色的晶球。此晶球出现的瞬间观礼台上的葛二蛋目瞪口呆了起来!“魔种!?不对!气息淡了许多,应该是某种后天形成之物。”葛二蛋心中想到。

     此时李落缨周身的黑气一下往黑色晶球狂注而入。杨梅也不是笨蛋,见此情景哪里会不知道对方是要憋大招。她一招两支怪箭,两把怪箭就化为一道白虹激射而去。其还不放心又一连射出几根红光闪闪的箭矢。

     “BOOM!BOOM!BOOM!”几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只见那颗黑色晶球被李落缨召唤到可身前挡住了所有的攻击,可其表面也布满了裂纹,看样子在这次攻击中“受创”不小。

     “谢谢!不然的话我可能还要费一番功夫才能打开此物呢!”李落缨讥讽的冲杨梅说了两句。她单手冲黑色晶球一点,只见一丝黑气对其一个缠绕。只听见“咔啦”一声脆响传来,那黑色晶球就碎裂而开。

     其中飞出一个面具出来。此面具青面獠牙,狰狞恐怖丝丝黑气缭绕其上。李落缨一把把其拿在手中,随后戴在了头上。

     “1!”一声魔音传来,李落缨就鬼魅般的消失不见。随后就出现在浮在空中的两根怪箭之上。她单手一点一股黑气飞出手中,随后就缠绕在了两支怪箭之上。

     那两支箭矢似乎也是颇为通灵,箭身微微颤抖,似乎在死命挣扎带我样子。杨梅此女见此大惊之下接连在虚空中点了几下,可随后其就发现原本听话的箭矢此时已经和自己失去了联系。

     她来不及多想,就对着李落缨几箭射出;随后身形更是爆退数步。可还没等她落地另一声魔音传来“2!”

     李落缨不知何时出现在了空中,单手冲其心窝处就是一掏。杨梅此时根本无法反应什么,只能眼睛一闭等待死亡的降临。

     “住手!”旁边的监考老师见此直接大喝一声,随后他单手虚空一指,一个黄色的灵符虚影一闪即逝。空中二女就此定格住了。

     “李落缨胜!”

     “杨同学!你似乎只能坚持两秒呢!”李落缨此时还不忘嘲讽两句。

     杨梅顿时俏脸一红,吐了吐舌头不发一言了。

     葛二蛋在远处静静带我看着这一幕,对李落缨此女的真正来历越加好奇了起来。不过他并不打算多问些什么,只要此女不会给他添麻烦即可。

     接下来的比斗也并无什么值得关注的地方。李落缨和杨勋似乎约好了一般一路过关斩将,此女一改先前低调的作风。一路秒杀了过来。而我们的太子殿下确实颇为艰辛的走到了最后一步。

     就在天色渐渐暗下来的时候。最后的头名角逐开始了。“接下来是最后的排位赛!将决定本次月考的头名!将由李落缨同学对战杨勋同学。此次对战在中间的主擂了进行,规则不变。好了!二位还有什么要说的么?”廖青此时又浮在了空中对着下面众人说道。

     两人都摇摇头,互望一眼之后就架起遁光飞入主擂之中。

     “李同学!你不觉得应该让本太子那这个头筹么?”两人刚在擂台上站定,太子便说道。

     “拜托!你别幼稚了好不好!还是你想一直装傻下去!?听说你之前每打一场都会这么和对手说一遍?”李落缨感到有些好笑。

     “对呀!他们最后都让本太子晋级了!要不然我怎么会站在这里?”太子似乎很享受这种调侃。

     李落缨干笑两声,随即身体一闪率先功了过去!两人随即战为一团。

     此时的演武场观礼台上陆陆续续来了不少高年级子弟。虽然对巨大的演武场来说连一块看台都座不满,但也可以说是人声鼎沸了。大家见擂台中已经打得火热,都爆发出了欢呼之声。但就不知道这头名花落谁家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