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太子获救34
    此时的黑影将军周身灵压爆裂,一阵阵气浪袭向四周,赫然从八级生命进阶到了九级生命。“你竟然和死神做了交易!你知不知道这是与虎谋皮!”八级高手恶狠狠的说道。

     “我当然知道!我可是付出了一半的寿元呢!那死神想来十分满意!经过这次我还意外的突破到了九级生命!这可是大赚了一把呀!哈哈哈!”黑影将军狂热色说道。

     八级强者见此退后了两步,一个闪动来到杨勋身边一把将其提了起来就要夺路而逃。“想走!没那么容易了!之前只能发挥出'震耀锤'三分之一的威力;现在我修为提升应该足以一举灭杀你了!”黑影将军说完便举起了大锤冲虚空一锤而下。“BOOM!!!”一声惊天巨响整个虚空都如破碎了一般晃动起来,接着又是第二下,第三下!一波接一波。

     整个天仙楼都因此微微颤动。好一会才停了下来。在天仙楼顶部的阁楼内,佝偻老者感受着天仙楼的震动默默无语。好一会才对旁边下人说道:“今晚所有人都不准出去,召集护卫!凡事要强行出天仙楼者杀无赦!唉!已经隐瞒不了了!”

     葛二蛋心中默默想到:“也不知道太子怎么样了!刚刚的震动并非禁制波动所造成的。呵呵,希望你没事。要不然我可就省心省力了不少呢。”

     这时的太子已经被震晕了过去。身旁一阵白的、红的、还有些绿的(胆汁!)溅了一地。而八级强者则化为了几块不成人形的烂肉。他的那根法杖已经扭曲变形,其中的魔力晶核已经碎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水晶洒落一地。

     “哼!终于死了!这厮命还挺硬,最后尽然还能施展护体手段。”黑影将军冲其尸体吐了口唾沫便转向太子这边。

     他默默看着太子,随即又想到了今后的飞黄腾达。“哼!干掉你以后我刘清就能掌一方大权了呢!”黑影将军喃喃道。随后起举起大锤就要一砸而下。

     就在这时几道锁链破空而来缠绕住了刘清的双手,接着一道道人影闪现而出,场中瞬间多出了十几名各色人物出来。他们有的身材各异有男有女。不做修为最低的也是六级存在,而修为高的则是那几名太子亲卫。

     “嗯?九级生命?我们亲卫长也被你杀了?”人群中一位女子愤恨的说道。

     “哼哼!明知故问!不过你们也挺厉害的,那些禁制竟然那么快就让你们给破除了。还真让本将军感到意外啊。不过你们也就到此为止了!”刘清刚一说完便一锤砸向了虚空。“BOOM!”的一声巨响几个修为六级的侍卫站立不住倒了下去。

     这时刘清却没有继续使用战锤,而是单手握拳飞快的冲各处打出。“噗噗噗!”几声闷响过后,除了场上的四位八级强者之外,其它人都被熔岩拳打倒在地了。

     这几位高手见此丝毫没有慌乱,互相对望了一眼后,便快速向四周激射而去。其中那位手持锁链之人在途中使用锁链勾画出了一道道铭文!刘清见此脸色一变立即想要阻止此人,可就在这是另一位黑衣女子双手晃动一道青符飞快的冲刘清飞来。此符刚一到刘清跟前就化为一道青光末入了其身体之中!

     “太一定山符?”刘清面露惊讶之色的大喝道。这种符禄乃是上古时期遗留之物,此符别的作用没有,可是却困敌一刻钟的时间。传说只要是半神等阶之下都能被此符困住。不过这种符是一次性消耗品,而且被困住之人也会被灵符强大的能量所保护,在被困期间是不能伤害其分毫的。所以这种符遗留下来的十分稀少。

     这时锁链男已经勾画好了铭文,四人中的另一位独眼男子双手一抛,四颗火红晶石一个晃动末入房间四角不见了踪影。这时四人分居一角开始念念有词起来。

     一会的功夫只听四人施法完毕,同时大喝一声:“四炎锁魔阵!”同一时间房间中铭文一阵红光闪动,一阵阵火红的丝线把刘清结结成了一个四五仗大小的火红光球。此光球漂浮在空中一根根红线连接着四周的铭文,四位八级高手分别手持一根粗大的火线身体中色能量不停的涌入丝线中。

     这时的刘清已经恢复了活动能力,不过却发现被困在了一个阵法当中。他当即大怒!各种手段其出,打向了火红光幕。“噗噗噗噗!”火红光幕一阵扭曲变形,随即恢复了正常。四位八级高手见此不经脸色一遍,随后加大了能量输出。

     “大家顶住!这阵法虽然不是完整版,但足以拖住他一时半刻。只要等到天仙楼的人破开禁制,就能拿下此人的。”锁链男淡淡的说道。

     阵中的刘清闻言也知不妙,他不经加大了几分力道,更加狂暴的轰击着火红光幕。

     “轰轰轰!”这此火红光幕只是微微晃动了几下,刘清见此脸色大变!随即其一咬牙口中念出了一段咒语,只见其手中战锤发出刺目的红光,似乎要融化一般。他双手举锤浑身能量狂涌注入。“BOOM!!!!!”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传来,整个花楼都被此震的粉碎。只靠阵法连接着一些残片的瓦砾。

     四人被此巨力直接冲击双眼一翻昏死了过去。而火红光幕直接被其砸出了一个大洞,随即化为了点点红光溃散不见。

     “哼!可惜了这件异宝。”刘清手中的战锤此时已经化为了一块块的碎片,这些碎片黯淡无光,一副凡铁模样。刘清走到了杨勋面前,他看着仍然在晕迷中的太子一阵无语。随即他一握拳砸了下去。

     “不!!!”一个身影飞速冲了出来,随后“噗”的一声,那熔岩拳便砸在了此人身上。这人竟然是杨北幽!他也刚刚走出幻阵,见有人要加害自己的兄弟当即顾不了多想直接扑了过去。结果可想而知当然是打了个对穿,人死魂灭。

     刘清一阵无语暗骂一声,就要再次击杀杨勋。这是一声大喝传来:“你敢!”佝偻老者身子一晃一道淡绿色剑气直冲刘清而去。

     刘清面露失望之色,知道错过了杀杨勋的机会。他也是果断之人,手中拿出那面玉牌一把抓碎,人影冲墙壁一冲而去。“呯!”的一声,其飞出了天仙楼直接消失在了夜幕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