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走在尾砂坝灰白色的沙砾上,不像走在沙滩上有那种陷下去的感觉,也不像走在泥土马路上有那种比较坚实的感觉,这种感觉是特殊的,有些微弹性,既不软也不硬,介乎沙滩与泥土路面之间。黄莲今天的脚步比平时缓慢了许多,因而就有了沙滩上的那种陷下去的感觉。

     她没有带锹,平常要带,用来疏通坝边的水沟也是工作任务,不过没人管,做不做由你。今天她什么也不想做,或许以后也不需要她来做了。

     她在大铁管旁缓缓坐下来,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那朵小白花。这花没有送到老杨师傅灵前,那么,就送给自己吧!

     她用手指在沙砾地面上抠出了一个小小的洞坑,然后将小白花放了进去,黛玉葬的花是鲜花,她葬的是假花。不过,喻己、自怜却是共有的,她想。

     她抓了一把沙砾,握着,举在洞坑的上方,再慢慢张开掌,沙砾呈直线细细漏下来,将小白花埋了小半截。她把小白花种在了沙砾上,结扎纸花用的线绳是它的根,埋在沙砾里,白纸花瓣沉浸在有些湿润的空气中。

     她又握了一把沙砾,举在洞坑上方,这回没有松开手,握着,让沙砾留在掌心。

     如果是虚假的生命,它的逝去,值得伤心吗?这种低质的花儿,能与那些带着芳香、带着露珠、带着盛开过美丽的缤纷落英相提并论吗?她又想。她将掌中的沙砾撒在一旁,轻轻将小白花从洞坑拈出来,又轻轻抖落掉它身上的沙砾。

     杨石山生不如死的经历曾让她震撼过,她相信,死比生来得容易。

     她从工作衣的口袋里掏出牛皮纸袋,取了一撮烟丝,卷了支喇叭筒,点着了,吸着。

     彭丽丽在半月之前来过这里。那天,她穿件斜襟花士林布上衣,解放鞋,两根短辫梳得很上很前,遮了耳,从坝东头款款而来,直至十来步距离,黄莲才认出是她。

     黄莲心情一下子好起来,抚掌笑道,你是哪个围屋来的妹仔啊?彭丽丽故作正经说,我是地下党呀!彭丽丽这身打扮原来是避人耳目,黄莲就明白她是专程来找,有话要说。

     彭丽丽告诉他的第一个消息,却是好消息。北京和省里来了人调查医专那个被当作现行反革命杀了的老师宋耀庭的情况,听说可能要平反。黄莲一听一颗心便紧缩起来,忙问曾与她同监的宋耀庭的老婆谢雪梅怎么了?彭丽丽说,谢雪梅在劳改农场挑水浇菜的时候,不慎掉到水塘里淹死了,听说也要重新审查。黄莲望着天空没说话,她见浓云处竟出现了一道光亮的豁口,就发生了联想。

     彭丽丽话锋一转,告诉她的第两个消息,却令人不安:“赣州在抓人,清查,抓‘打砸抢’分子,”彭丽丽环顾了一眼空荡荡的尾砂坝,“像大头这种人也抓了。”

     “抓他呀?”黄莲熟悉大头,一个眼镜,搞《红卫兵战报》,一手钢板字极漂亮,批斗会都躲起来不愿去,哪里去过“打砸抢”?

     “为什么抓他是吧?”彭丽丽声音小下来,“他曾在公园贴大字报声援你,用化名,《谁有罪,是黄莲吗?》,五评,记得吧?影响太大了。”

     “就因为这个,你请了假来找我?”黄莲伸出两手轻轻搂了一下彭丽丽的腰。

     两人就都不作声了,沉默了好一阵子。

     “有什么要先告诉我?”彭丽丽问这话的时候,眼圈就红了。

     黄莲故意笑起来:“想听遗嘱呀?”

     彭丽丽朝坝面上唾了一口:“净讲不吉利的。小飞雪怎么样,还有你妈呢?”

     黄莲垂下头去,默然无语。

     彭丽丽不知道黄莲在想什么,两人面对面坐在坝面上,开始沉默。虽然垫了黄莲的工作衣,彭丽丽还是觉得屁股让沙砾硌得疼。

     彭丽丽来此短暂一晤,是做了准备的,包括准备了一些能让黄莲宽心的话,而今却说不出来。彭丽丽走的时候,塞了十块钱给黄莲,黄莲说,伙食费里抠出来的吧?彭丽丽说,本来还想带包烟丝来的,但想想还是不带的好,我是学医的,不能明知故犯送毒品给你,下个决心戒了吧。握手道别时,黄莲才说了一句,听天由命吧!

     黄莲好久收不到朋友的信了,只收到家里寄的,而且封口明显被拆开过。彭丽丽带来的信息无疑很及时。接下来的十几天,黄莲反复思考的是,再坐牢怎么办?妈和小飞雪怎么办?却想不出个名堂来,就是不坐牢,眼下不也顾不了妈和小飞雪吗?

     昨天晚上,她发现了荷枪民兵在监视自己,就知道被抓的时候近在眉睫了,她预想了许多问题,但还是漏掉了一个重要问题,要上尾砂坝了才想起来。她想到了那个捡到了四块银洋的叫孟卫东的孩子,一定要把这个消息告诉……谁呢?她最终确定的是顾矿长。她立即躲在厕所里写了张没有称谓也没有落款的信,只有一行字:“孟卫东在尾砂坝旁植树时挖到了四枚银元,全是被石头砸过的,似杨石山当年弃之银元。”在来尾砂坝的路上,将信乘人不注意的时候,丢进了邮筒。

     她又卷了支喇叭筒,大口吸着。

     她这样吸了大概五六支喇叭筒的时候,尾砂坝上来了三位女公安,她在心里说,真是“如约而至”啊,便赶紧又卷了支喇叭筒,大口大口地吸。

     当她吸完了这支喇叭筒,三位女公安已经站在她面前了。一位女公安的大脚,正踩在了小白花上。她们让她夹在她们中间走下坝去。那里有部警车在等着她。

     走至坝头,从这里可以眺望小半个云山镇,她扫了一眼这个镇子,就这一眼,她发现在百步之外的通往矿部大楼的街头,一个场景令她惊愕异常,她周身的热血霎时全涌上了头部。

     她仅仅呆立了不到一两秒钟,就被身旁那位充满青春活力的女公安从背部猛推了一把:“走!”她一个踉跄,跌跌撞撞下了坡,她哭喊了一声“妈—”旋即又被人推了一把,塞进了警车。

     黄莲看见的正是她妈。

     黄莲妈想见女儿心切,上得山来,只在山茶家喝过了一杯茶,就央及李桃带她和小飞雪去见黄莲。到了此时,李桃情知藏不住骗不过了,就将黄莲将要被抓的事说了出来。黄莲妈犹如遭雷击,神情立时变得痴呆,待她缓过一口气来,便手脚忙乱地从带来的小旅行包内,摸索出一张纸来,说,我带了状子,我这就去找矿领导!便夺门而去。山茶从座位上站起来,将小飞雪抱起,说,我陪你去!又嘱咐黑古、石头喝着茶等着。

     这二老一小,走至矿部大楼前,正好遇见顾燃与石明玉两人,进了伏尔加轿车,车子正在发动,山茶说,那两个进小车的,就是矿领导。黄莲妈眼蒙耳不聩,听了这话,跌跌撞撞跑到小车前面,“扑通”一声,双膝跪倒在地,头顶上举着状子,喊:“黄莲冤枉呀黄莲冤枉!”

     小飞雪“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山茶怕吓着小飞雪,抱着她立于道旁哄着。

     这响声惊动了四围人群,走路的驻足来看,刚从大楼里出来的人,也不走了,站在大楼的石阶上看。

     这场景正是黄莲看见的,她不明白她妈为何跪在街心、跪在小车前,她仅看了一眼,就被拖下尾砂坝塞进了警车,绝尘而去。

     黄莲妈虽是情急之中所为,山茶一百个理解,晓得这是戏文上有演,传本上有写,说书人有讲,这叫拦轿喊冤,马前呈状。黄莲妈这一跪,应该得很,实在得很,她的心底里就提起来一股正气,睁大眼睛看着轿车中的盐崽。

     顾燃原本是搭乘石明玉的顺风车,去松岔口看墓址,不料被人拦了车,正要下车去,石明玉一把抓住了他开车门的手,说,你听明白没有,这是黄莲的母亲,才跟你讲过,不要授人以柄。顾燃愣怔了一下。石明玉又说,何况黄莲的事我们无能为力管不到,做不了这个“青天”,就示意司机走,司机按了一下喇叭,催黄莲妈起身让道。黄莲妈又岂会起来?石明玉就对司机说,倒车,绕过去。司机挂了倒挡,将车一退,然后再挂挡,从黄莲妈身旁急速绕过走了。

     黄莲妈望着小车飞驰而去,绝望地用掌拍地,呼天抢地地喊着:“黄莲冤枉啊……黄莲不是反革命啊……”

     山茶上前去扶黄莲妈,黄莲妈竟抬不起腿来了,头一歪便倒在山茶肩上,不省人事了。有个年轻仔走过来,说,送医院?我来背!山茶说,送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