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黄莲坐在尾砂坝上,屁股下垫着橡胶工作雨衣,背靠大铁管,一口一口地吸着烟。这烟是烤烟,赣南信丰县产的烤烟远近驰名。吸之前需将整张整张烤干的生烟叶切细成烟丝,用小扁铁盒装了,吸时取一撮用卷烟纸卷成喇叭形。这烤烟香,有劲,却比晒干的生晒烟温和。黄莲吸的烟是前几天李顺子送的,市场价一斤二元钱,卷烟纸是她自己从商店买的,一沓一百张,二分钱,装烟用牛皮纸做的小袋子。黄莲一个月要吸一斤半信丰烤烟,用掉十沓以上卷烟纸。

     一斤烤烟的礼品算是不轻的了。

     黄莲拿学徒工资,每月十六元。

     矿山女工少,也就有人来牵线搭桥,却没人敢娶黄莲。都知道她是地区公安处遣送来的。又知她原是赣州市一所重点高中的66届毕业生,这种文化程度在矿山女工当中已属凤毛麟角,就是男矿工,大多是农村读了个初中、高小。文化高也不相配。

     有人就把李顺子介绍给她,她想想同意了。李顺子却说:“先见见面吧。”

     黄莲一想起同李顺子见面的情景,就下意识狠狠地连吸了几口烟,吸猛了呛着了就咳,咳得脖子红了还止不住地咳。

     黄莲在一排低矮的土墙平房工人宿舍找到了李顺子住的那间,正欲敲门,忽听得屋内传来母鸡挨宰时那种挣扎着的叫声和翅膀扑打的响声,她的手就悬在了空中,一直等到屋内终于平静下来,才敲门,她听见有个男人在屋内问是谁?黄莲就说了自己的名字。那男人说怎么这么早?黄莲回答说没有表,就来早了。那男人就开门。

     进门是小小的客厅,泥地,厅里有饭桌、椅及竹凳,清爽干净。黄莲知道李顺子有个女儿,是矿里的司机,家里有个女人情况就会不一样。

     李顺子让她在饭桌边坐下来,给她倒了杯水。

     黄莲落坐的时候,惊动了匍匐在桌下的母鸡,它惊叫着在厅里窜了一阵,最后卷缩在墙角不动了。

     李顺子不自在地笑了笑,说:“生蛋的鸡婆,挺费神养的。”

     黄莲也就笑了笑,喝水。她忽然闻到了一股男人的那种腥味,眼光也就随之看见了李顺子裤裆上一片湿漉漉的东西,她迅速移开视线,立即产生了一种联想,喝在嘴里的水吐回了杯子里,心里还直翻腾,想呕吐。她好不容易定下神来,才听清李顺子在问她是不是被公安部门遣送来的。她的情况全矿皆知,这是明知故问。

     她点头说是。

     李顺子又问为什么。

     她来时盘算了该怎样向李顺子讲清这些,但现在她忽然不想讲了,只简单地说了三个字:“反革命。”

     李顺子说:“其实大家都知道,只是想听你怎么回答,”他的小眼睛眨了眨,“我给你讲实话吧,我不会要你!不过,你可以在没人的时候来我家!”他忽然站起身,上去一把抱住了黄莲。

     黄莲使劲推开了他,拢了拢被弄乱了的头发就走了。

     离开那间屋走了不到十米,李顺子就追上来,硬塞给她一斤烤烟,说:“晓得你会吃烟,送给你,刚才的事千万不要讲出去!”

     黄莲没有回一句话,李顺子就掉头走了。她心里冷笑道,这烟算是吃婊子崽的,走了一程,她想,自己怎么连只母鸡都不如?就狠狠地把那斤烟摔在了地上,又走了一程,想,生烟什么气呢?拿来主义嘛,这不是鲁迅先生的教导吗,又踅回头把烟捡起来,再走了一程,又想,鲁迅真是伟大,写出个阿Q典型来,我不也是个阿Q吗?她感到挺可笑,回到宿舍猛吸了一阵烟,倒头就睡,泪水却遏止不住地涌了出来,打湿了一片枕头。她就在心里发誓一辈子不嫁任何男人。

     她真的舍不得丢掉这斤烤烟。但每每吸这些烤烟,就会莫名其妙地比往常吸得猛,直吸得连连咳嗽,仿佛才解心头之恨。

     从山腰选矿厂伸展过来的一根大铁管,横贯尾砂坝,这根铁管是广袤数里的尾砂坝唯一有声响有行为的东西,它每间隔十余米就有个开口,废水和废砂从开口处喷射而出。黄莲的工作任务主要就是维修这根大铁管,她知道,铁管坏了修配车间派人来修就是了,并不需要派她来管理,安排到这里来,既是一种惩罚,也是一种限制。这里与坑口、车间、选矿厂、机关最大的不同便是静寂无人,黄莲偏偏中意这地方与众不同的静寂无人。她觉得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不能自由自在地想问题,置身尾砂坝犹如鱼儿游在了一个沉寂的深潭,听不见看不见外界的喧阗,没有监视跟踪你的目光,也没有颐指气使你的面孔,思想可以连续几小时任意飞翔!在这里吸着烟,自在地想着问题,真的是一种乐趣。

     黄莲第一次同杨石山见面,就在尾砂坝。杨石山惊异地问她怎么跑到这地方来玩,她说我是来接你的班的。杨石山就“噢”了一声。然后两人就闲聊起来了,彼此或多或少知道对方的一些情况,都避而不谈。黄莲问老杨师傅你退休了怎么还来尾砂坝?杨石山说弄成了习惯,出了家门走着走着就来了这里,不来这里有什么地方走动呢?

     黄莲说:“云山应该有一个公园的。”

     杨石山就连说:“有个公园那就好!那就好!”

     黄莲想,杨石山并不是把尾砂坝当作避风港,倒是当成了《为人民服务》里的张思德的窑洞,与自己是大不相同的,这个杨石山到底是棍棒下的孝子呢,还是灵魂的忏悔者?抑或是个真正的战士?也许,由自己来接替他,是天意的安排吧?

     日后不久,矿团委就贴出公告,要在尾砂坝植树植草皮,挖人工湖,建一个矿山公园,还成立了一个公园规划小组,杨石山榜上有名。黄莲就常在尾砂坝上与杨石山见面了。后来才知道杨石山是游说了李顺子的女儿李桃,李桃是矿团委的兼职干部,正是李桃的原因才使矿团委有了建公园的决定。

     李顺子领着李月英一边说一边上得坝来,便看见黄莲坐着的背影,李顺子小声说:“喏,就那个叫黄莲。”

     尽管天色如晦,黄莲一对瘦削的肩头映衬在一片白色的沙砾上,仍然轮廓清晰,李月英不愿再多说些什么,更不愿与李顺子一块去见黄莲,待了一会儿,两人就下尾砂坝来。

     李顺子问:“有人给我们作介绍,我怎么能要?李书记你说呢?”

     李月英吃了一惊,没有想到有这种事,才明白李顺子为什么领她来看这女人。

     李顺子见李书记没有反应,猜想李书记肯定是不赞成了,就说:“光棍一辈子,也不敢要这种女人呀!”

     李月英仍然没有说什么,只看了李顺子一眼,李顺子以为这眼光是赞赏,高兴得话便多了起来,其实李月英一句也没有再听进去,心里说:“原来这女人就是黄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