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尾砂坝上行走十分费劲,越走近那根大铁管,李月英就越觉得步履沉重。黄莲难道就一点也没有听见响动?她嘴里不断地吐出烟圈,以至于李月英走到她身后不足两米的地方,仍没有意识到身后来人。

     李月英停住步子,叫了声黄莲。

     黄莲这才转身看了一下,也就礼貌地招呼李书记。

     李月英给全矿作过报告,黄莲认得她不足为奇,但李月英认识黄莲这就有些奇怪了,可是黄莲似乎忽略了这点,什么也没有说。

     “这种天气坝上不扬尘,也不反光刺眼睛,对吧?”李月英一边说,一边在铁管旁站下。黄莲笑了笑,意思是同意这种见解。对于李书记屈尊来此造访,黄莲有些纳闷,就等着她发话。李月英是在黄莲被捕之后,才从双骏口里知道事情的原委。双骏承认是害怕才交出了那封信,其实不想害黄莲,这话也算实在,他没有把自己打扮成大义灭亲的革命斗士,而且忏悔之心溢于言表。李月英见了黄莲,就产生抚慰一下黄莲受伤的心的念头,这女子决不是脾气犟,她有着自己的人生观,那才是她藐视一切的精神支柱。对于这种人,最好不要指责她差遣她,如果要和她交心,就要开诚布公。李月英佯作不知地问那坝下聚集着那么多人在做什么?黄莲说团委要来植树,菜地就要挖掉,有菜地的人怎么舍得?李月英就问团委搞义务劳动改造尾砂坝你对此有何看法。黄莲说改造尾砂坝是件大好事呀。

     “你认识冯双骏是吗?”李月英忽然问。

     “你问这个做什么?”黄莲警惕地看了李月英一眼。

     “我同他是老熟人了。”李月英说,“他托我带给你一句话,他现在很内疚,对不起你,请你原谅。”

     黄莲卷了根纸烟,划根火柴燃着了,吸了几口。那烟雾吐出来,飘逸开去,李月英闻着很呛,却控制住自己不咳出声,怕引起黄莲的误会,以为讨厌她吸烟。

     “是的,认识。”黄莲将烟头的灰烬吹去。

     “他现在回原校工作了。”

     黄莲点点头,没有话,面部也没有表情。

     那位终日摇着语录的接班人摔死在异国之后,黄莲获释出狱。但她的日记被公安部门抄走了,其中有许多内容是属于“现行”的,因此不予平反,被遣送到云山钨矿劳动。黄莲却不知为什么东不去西不去就被遣送到云山钨矿来了。当然更不知道,这是李月英找地区公安部门领导办的。双骏在上交黄莲的信件之后,没有一晚不失眠,常常从恶梦中惊醒,人瘦得精巴精巴,两眼深陷,李月英看了不免心痛。双骏求她将黄莲安排到她管辖的矿山去,让黄莲的日子好过一点,她便找了地区公安处的洪处长。洪处长原是某矿山的领导,也算是李月英的下属吧,正因为有这层关系,李月英才决定将黄莲弄到云山来,理由是云山需要这样一个阶级斗争的“靶子”,恰好地委也有这种考虑,将黄莲弄到一处相对闭塞的地方去管制劳动,省得她在赣州市造成影响,所以洪处长很痛快地就答应了。

     这次李月英上云山之前,忽然接到老洪的电话,告诉她地委接到一封匿名信,状告云山矿领导,让叛徒杨石山出头露面充当云山公园规划小组的成员,并揭发杨石山同反革命分子黄莲相互勾结。地委鉴于当前清除“四人帮”余党的形势,特别重视这封匿名信,准备采取必要的行动。老洪的电话有打招呼的意思,李月英就有些担心,毕竟杨石山、黄莲同自己有干系,而且牵扯到云山矿领导,所以这次上云山,除了考查干部的主要任务之外,还想调查一下建公园这件事。

     孰料一上山,就接触到了黄莲,时虽短暂,印象殊深,黄莲是个颇有血性的女子。

     “你想不想知道冯双骏的近况呢?”李月英试探地问。

     黄莲狠狠地将烟头在铁管上挤灭,哑然一笑。

     李月英心中不免打了个寒战,遂不再说什么,离开了尾砂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