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吴一群整整衣服,按响了顾矿长家的门铃。

     顾燃妻子齐秀秀,原在矿机关工作,因严重哮喘,病退在家。顾燃有一女叫顾鹃,十五岁,读中学。开门的正是齐秀秀,见是吴部长,就请进屋来。吴一群就问李书记上山没有?齐秀秀说没有哇,正说着,李月英竟出现在门口,她是刚从尾砂坝下来的。

     吴一群恭敬地说:“李书记一路上累了。”

     李月英说:“昨天在赣州住了一宿,今早车才走了两个多小时,不累。”

     李月英就同吴一群在客厅里坐下说话。

     吴一群说:“知道您会先到这里来,有什么需要先办的?李书记知道下午我们开党委会吗?”

     李月英笑笑说:“没什么要先办,你们开会我知不知道有什么关系?”

     “会是顾矿长召集的,讨论杨石山平反的问题。”吴一群注视着李月英的反应。

     “顾燃是怕杨石山不行了,抓紧时间给他平反。你们不是做了调查吗?”

     “是的。”

     “有新的内容吗?”

     “一个字也没有。这反怎么平?感情不能代替政策啊。”

     李月英就说:“也可以分析旧的材料嘛。”

     吴一群一怔,脑子里立即跳出个问号来,难道李书记赞成给杨石山平反?那么刚才自己不就说漏嘴了?他这样想着,一时竟没有答话。

     李月英接下去说:“实事求是是党的思想路线,你们就按这四个字办吧。”

     吴一群心里说,叛变是事实,七个孩子保护下来了也是事实,求哪个是?吴一群知道李书记就说到这份上了,又说了些其他,就告辞要走。

     李月英送吴一群到门口,问,尾砂坝要建公园吗?吴一群说是,李月英又问有没有反对意见呢?吴一群说有是有,就那菜地的问题。李月英说不对吧,有人写告状信了,不仅是菜地的问题。吴一群就愣了一下,说地区公安处是打了个招呼,党委还未议。

     送走吴一群,李月英就给顾燃挂了个电话。

     李月英告诉儿子已回到家中,接着就问:“你们党委开会能不能增加一个议题?建议讨论一下建公园的问题好不好?”

     顾燃问:“为什么要现在议呢?”

     “省厅接到你们矿寄来的匿名信,告你的状。”

     “建公园?”

     “不错,这信省委和地委也收到了,你能简单谈谈对建公园的看法吗?”

     “行。反对者无非是在钱上做文章,对此,我可以向你汇报……”

     “你不要用这个字眼,现在是妈妈问儿子,不要带情绪。”

     对方就顿了顿,电话里传来吱吱的吸烟声:“钱我们有几笔主要来源,一是劳动力可解决,搞义务劳动,这叫自己动手;二是可以名正言顺地动用矿山绿化费、环境保护费、还有一些奖金,比如节电奖,光这笔钱就可以解决公园全部照明设备,这叫出师有名;三是我们石头多,废钢铁材料多,有机械制造能力,自制娱乐设施游刃有余,这叫废物利用……”

     “好了好了!我是想问你,你考虑到政治因素没有?”

     “政治因素?不错,中央三令五申要文明生产,要保护环境搞好绿化,要注意矿工的生活、健康,稳定矿山职工队伍,我们建公园,是为几万职工家属着想,是为子孙后代造福,决非什么楼台馆所,不是供少数人享受……”

     “你好像不是在同母亲说话,你今天怎么了?”

     “你是我们的领导,考察组的负责人嘛。”

     “说话的口气不能缓和一些吗?你建公园还有一个目的没有说,你是想让杨石山出头露面工作,间接为他平反。”

     “你是不是为这个反对我们建公园?”

     “放肆!”李月英压住火气,“我告诉你,告状信说的就是这个问题,可是你一点觉察也没有,竟然不知道这事。人家责问你,云山是一万多职工的矿山,为什么偏偏用一个叛徒做公园规划小组的成员?”

     儿子默然良久,忽然说:“妈妈,你应该把话说出来,不要瞒我……”

     李月英一震:“什么话?你听见了什么?”

     “很不凑巧,我刚刚翻看杨石山的档案,才知道你从前同他共过事。而你,一直对他的平反缄默不语!”顾燃一字一句地说。

     李月英一下子全明白了,反倒坦然地说:“我现在只想对你说,我原先也有棱角的,从苏区时候起就开始磨砺,没有锋芒了……政治太复杂了,这话我只能跟儿子你说!至于杨石山,和他是同过事,但是,他向敌人自首的情况,我一无所知,在这个问题上,爱莫能助,更没有昧良心!我还想告诉你,我真的希望他能平反!”李月英说到此,有些动情,“我不想再说下去了,今天你回家我全部告诉你!”

     “妈!说吧!你现在就跟我说!我请求你了!”顾燃意识到情况非同一般。

     李月英握着电话的手微微颤抖起来,她竭力使自己的声音保持镇定:“杨石山是你的父亲!……”话一说完,她再没有力气坚持下去,轻轻放下电话,如释重负地仰倒在沙发上,愣视着天花板,久久不动,她在心里说,没想到这话憋了几十年,竟这样就说出来了,事前连个预备也没有!应该说了,不要在儿子面前顾面子了,石山快死了,自己也要离休了。

     顾燃正欲说什么,母亲就撂下了电话。他揿灭手中烟头,旋即又燃上一支,在办公室来回走着。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杨石山怎么会是自己的父亲?但母亲的声音还在耳边萦回,这是千真万确的。母亲的话使许多疑虑迎刃而解,是的,无论何人,处于这种情况也会碍于面子,不便将这陈年**公开,更不宜告诉儿子,母亲今天一反常态能说出来,是需要极大勇气的,她是想在杨石山行将就木之前,使他们父子相认。他完全能理解母亲的这种心情。

     桌面上摊开的是杨石山的档案材料,档案是从组织部调来的,处理三坑口罢工事件的时候,曾经接触过这本厚厚的档案中由三坑口党支书选出的小部分,竟忽视了调全档阅看,这是多么不应该的疏忽呀!今天,他在材料中蓦然发现了李月英的名字,心就怦然狂跳起来,精神高度集中地读下去,他排除了同名同姓的可能,确认母亲与杨石山共同担负安置红军领导干部子女的任务,后来母亲遇敌失去联系,才由杨石山独自完成任务。顾燃即刻想到,自己不就是那七个孩子中的一个?杨石山也就知道娘的下落了!沉甸甸的思娘情结连同隐痛就袭上了他的心头。他正处在这无尽的思念当中,母亲就来电话了。

     对杨石山,顾燃有个认识过程,“文革”前,几乎没有与其交往过,他从心底憎恶这种出卖灵魂的人。“文革”中顾燃作为副矿长被打成走资派,在牛棚与杨石山朝夕相处,发现杨石山竟然是个心地善良很正直的人。

     有次,两个孩子在矽尘飞扬的尾砂坝上追逐玩耍,杨石山劝说不了,只好拽着两个孩子下了坝,晚上孩子的父亲,两个戴红袖章的造反派找上门来,以仇恨革命下一代的罪名,用皮带将杨石山打了一顿,杨石山竟然一声不吭。这一切顾燃是亲眼所见。睡觉的时候顾燃被杨石山轻轻的呻吟声惊醒,也就无法入睡,就问你挨打的时候为什么不喊痛?杨石山说,他们其实就是想打你一顿,喊痛做什么呢?他们憎恨我这个叛徒。顾燃就奇怪地想,这种人叛变革命的时候心态会是什么样呢?就探问杨石山,你当叛徒是怎么想的?难道不明白出卖灵魂的可耻吗?杨石山反复说我不是叛徒。顾燃就说三坑口闹事的那阵,你说冤枉,当时我不想听你的,今天我也成了受冤枉的人,我怎么是走资本主义道路呢?我知道你不会揭发我,才敢同你讲这种话。你能不能讲讲你是怎么冤呢?杨石山就沉默了。顾燃干脆从地铺上坐起来,点燃了一支蜡烛。造反派怕他们乘人不备自杀,电灯是剪断了线的。顾燃对着烛火点燃了一支香烟,自己没有吸给了杨石山,杨石山不抽烟,却接过来了,就吸着,呛得连连咳嗽,仍吸着。顾燃就说,老杨师傅,我告诉你,我也是红军的后代,你安置的那七个孩子,有没有一个寄托给清河镇乡下的一位独身女人?杨石山就说没有没有你想到哪里去了?你如果是那七个孩子中的一个,我会不知道?当年红军离开苏区,这种事多了。顾燃说,你就给我讲讲你的那段经历吧。杨石山又沉默了许久,说了句冤呀,许久又不开口,顾燃说,老杨师傅,反正夜长,你就慢慢说吧,杨石山叹息一声,说,我的的确确是考虑孩子日后要同父母相聚,不能死,才供出了四十担钨砂,其他什么也没有同敌人说的,不供出钨砂敌人怎么会相信,怎么会留我一条命呢?我生不如死,活在世上受罪呀。顾燃瞥见杨石山眼角映着烛光的泪点,宛如一颗珍珠,就不忍心看,一口吹灭了蜡烛。这一夜,两人虽然再无话,却再没有睡意。顾燃想,时穷节乃见,杨石山是受冤枉的,而且是英雄,起码,不是个懦夫……

     开会的时间快到了,顾燃拿起杨石山的档案,离开了办公室,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向会议室,为杨石山,不,为父亲平反,绝不能再拖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