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诸葛石阶家就在文庙隔壁,塔影罩得到。

     石阶在家,见了双骏头一句就告诉他昨晚芳芳来了电话,她要我问候你。双骏暗忖,真可谓心有灵犀,自己刚才还在想着她呢!

     芳芳像颗卫星,距离虽远却总绕着你转,还有光芒投射,她的关心是多方面的,包括他的婚姻。

     那天下着雪子,很冷,一位穿着很少的女人上冯家找到双骏,带给他芳芳的一封信。这女人大胸脯,滚圆的肩头,丰满性感,圆圆的脸庞,五官端正,给双骏留下不错的印象。送走这女人拆信看时,才知这女人叫胡毛女,芳芳介绍他们认识,冯双骏埋怨自己草率之余去邮局给芳芳挂了个长途,赔了不是,芳芳在电话里告诉他,胡毛女老家在赣州城外水西乡,丈夫也是当兵的,在一次执行任务时牺牲了,没有孩子,同意与双骏交朋友。芳芳劝他既然同黄莲破镜难圆,不妨再找一个,日子总要过的。又让他记下了女人的联系地址。冯双骏思量再三,觉得听芳芳的也对,时近春节,便带了些年货去水西乡登门拜访。胡毛女见了他也算热情,交谈甚为融洽。春节期间来往走动,双方家人都相识了,都道这对儿有望,谁料春节过后竟戛然而止。原因是一天酒后,两人独处,都有了些醉意,抱在了一起,一番热吻,冯双骏就急切起来,正在这当儿,女人耳语道,我家三代贫农,我也是个烈属,往后你再不要让那个叫黄莲的弄得心神不宁了。冯双骏顿觉如同炭火掉进了冰水,那蠢蠢欲动的东西,“嗤”地就熄了火。那一晚,冯双骏自个儿去检验,那东西竟像醉汉再直不起腰来。从此,冯双骏晓得自己落了这病。石阶要他去看医生,他面子薄,死也不肯去。

     芳芳的热心肠没有起到效果,不断抱怨,再要介绍,都被双骏谢绝,后来,大概从石阶那里听见了什么,才作罢。

     石阶为朋友的苦恼而苦恼,后来忍不住还是告诉了双骏的老父亲,石阶说,伯父,这是关系到生育的啊,你得拿个主意。冯飞鸿说,他的心思,还在那个黄莲身上。双骏听说了,对石阶叹道,知儿莫如父。

     “文革”开始的时侯,冯飞鸿就到了退休年龄,因为运动没让他退,直到造反派认为这只“死老虎”没有再打的必要了,才让他退休回家。“文革”后彻底平了反,扣发的工资补发了,没收的房产归还了,劫后余生,人老偷闲且自闲。谁料退休后不久竟中风。

     是冯双骏借来一部脚踏三轮车,载着变得半身不遂的老父亲从医院回了家。

     回家的当天,冯飞鸿半躺在床,对双骏说,人有旦夕祸福,爸爸想同你讲讲话。就让儿子在床沿面对面坐了,伸出骨瘦如柴的左手,握住了儿子的右手,这一举动异乎寻常,从前他是不轻易对子女示爱的。冯双骏正襟危坐,未听父言,先自戚然。

     冯飞鸿说:“你的事情爸爸知道一些。你是放不下她,还是自责过甚?不管什么法子,只求要早解脱才好的。”停顿了一下,又说,“你曾经说过,有位李书记很关照你,如今她同你还有联系吗?”冯飞鸿看过儿子同李书记以及司机的合影,何招娣老了许多,脸模子却还是可以辨认出来的,那时候他已有了七八分的明白。他与矿山、钨砂商人有过交往,七拐八拐地又打听过这位李书记的情况,也就十二分地肯定自己的判断了,李书记就是何招娣,就是双骏的生母。自己是一个资本家、右派,人家已是地位高的领导干部,自然不能够重拾旧情。只是这些个要不要告诉儿子,是个心结。这回中风,情知来日无多,权衡再三,决定还是给儿子讲。

     冯双骏说:“她路过农场,进来看过我几次,还嘱我工作有变化要告诉她,我回城后就没同她见过面了。”

     “李书记也许能帮帮你。”冯飞鸿望着儿子,那眼神是双骏从未见过的,有些飘忽,又有些凝滞,“地委统战部张部长对我说过,黄莲是李书记要求安排去云山的,她的理由是,云山矿是大矿,需要这样一个反面教材。依我看,她是在关照黄莲,在云山总比在别处好。”

     冯双骏知道张部长,他在市统战部当一般干部的时侯,因为父亲是统战对象,就常来家里坐,后来调到地委偶尔还来,父亲同张部长的关系不错,张部长对父亲说这些他信。冯双骏说:“黄莲的事,是我同李书记讲过。但这种忙她也肯帮,的确不一般。”

     冯飞鸿说:“从你读大学的时侯认识她起,我就感觉奇怪。从前爸同你讲过,你的母亲在生下你之后就去世了,其实,她还活着。”

     冯飞鸿开始叙述从前。自他绵江沙滩救起渔家女何招娣始,直到何招娣离夫弃子投新四军而去,讲了个仔细。

     冯双骏惊疑道:“李书记是我的母亲?”

     “以前,记日子都用农历。记得她的生日是农历八月初十,快到了,你不妨这天去见她,看看她的反映。”冯飞鸿从屁股后将枕头抱过来,这枕头叫皮漆枕,枕中间是只小抽屉,拉开抽屉,拿出一只小盒,打开盒,取出对玉镯来,“双骏,这对玉镯还值几个钱,留给你女儿。你就托李书记送去吧。”

     诸葛石阶听冯双骏讲了这番身世,唏嘘不已,立即托云山矿的朋友去打听,打听李书记正在云山,遂自告奋勇要陪双骏上云山,石阶说,去云山还可以看看你的女儿。双骏就说好。

     八月初十,他俩上了云山。冯双骏除带上了那对玉镯,还备了一盒大蛋糕。送蛋糕是诸葛石阶的主意,暗示来拜寿,如李书记见疑,则可说中秋来临,本想送月饼,考虑到月饼云山易买,新鲜蛋糕赣州才有,所以才送蛋糕。

     班车九点多就到了云山。小飞雪正在上课,他们便先去找李书记。

     李月英正在院子里浇花,见冯双骏忽然出现眼前,又兴奋又惊讶,忙让双骏和石阶进屋。

     秀秀见婆婆很高兴,知道来的是熟客,忙让坐倒茶,还端出一盘瓜子来他们吃。

     冯双骏问过好,就介绍诸葛石阶,李月英听说姓诸葛,又见那厚厚的嘴唇,一下子就联想到了诸葛智,就问石阶父母情况。石阶是革命烈士子弟,正是他亮点所在,就是不问,双骏还想说哩,便将石阶父亲作为地下党员,以“隆昌号”的账房先生作掩护,出生入死为党工作说起,一直说到新中国成立前夕不幸病亡,又告诉李月英,诸葛智的事迹,他爸冯飞鸿全知道。李月英才知诸葛智是我党的地下工作者,心想这对杨石山的平反可能有帮助,该告诉顾燃,可找冯飞鸿作调查。

     三人又说了一会儿话,李月英指着桌上的蛋糕说:“双骏你花钱去买这个做什么?”

     冯双骏便把早编好的话拿来说了。

     母子俩开始聊各自近期的生活情况,说到黄莲和小飞雪,冯双骏遂从提包里取出装玉镯的小盒,启盖递给李月英:“这是我爸留给他的孙女儿的,我爸知道黄莲全家对我的态度,希望能由你转交给小飞雪。”

     李月英接过来一看,认得是旧物,马上想到今天是农历八月初十,不就是自己的农历生日?她蓦然明白过来,双骏送蛋糕,内含深意哩!她掠一眼儿子,才到中年,就因生活所累,鬓角已有白发,不禁又想到了冯飞鸿,反右的时侯见过他一面,已全然不见了当年的风流倜傥,如今又怎样了?她极想与儿子抱头痛哭一场!但它不能啊!这件事,连组织都隐瞒了!她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合上盖子,将小盒交还冯双骏,说:“等黄莲出来以后再说吧。”

     冯双骏只好把小盒收了,因为想在中午的时侯去看小飞雪,没有留下吃中饭。走的时侯,李月英说:“再过十几天,就是我退休的日子了,退了休,就有时间同你们玩了,你们要常来。”

     诸葛石阶就问:“李书记的生日是哪天?到时候我同双骏来拜寿!”

     李月英说:“你们想来玩什么时侯都可以来,不要说拜寿的话,如今不兴这个了啊。”

     从李书记家出来,双骏说,我都怀疑我爸的话了。石阶摇摇头。双骏说,李书记问你爸那么多的情况,我爸一句也不问。石阶说,这全是她刻意所为,恰好说明了她明白了我们的来意!

     云山矿职工子弟学校大门外有棵大槐树,裸根向四面伸展,冯双骏和诸葛石阶坐在槐树裸根上聊着天等放学。学校放学了,小飞雪应该是刚念小学一年级,他们盯着小班的孩子看,在一位女老师带着的二列路队里,果然看见了小飞雪,只见她牵着一个男孩的手走出了校门,冯双骏正想上前,却见一位六旬年纪的女人将小飞雪领走了。这女人正是山茶。

     两人就尾随着,一直到了山茶家。石阶说,我进去看看再说,便进屋去了,直到冯双骏等得不耐烦,才笑容满面地牵着小飞雪走出来。冯双骏跑上去便抱起了小飞雪,从提包里拿出一袋水果糖给了女儿。这时,跟着出来的山茶问,你是冯双骏?双骏忙应道是,正想说什么,却见石阶使眼色,冯双骏就忍住了,只说了几句客套话,便怅怅地告辞了。之后诸葛石阶告诉双骏,这位老人叫山茶,是黄莲的干妈,她答应了黄莲,不让你同小飞雪见面来往,如今已是网开一面了。冯双骏唉声叹气地说,才跟小飞雪讲了几句话?

     回赣州后,诸葛石阶立即找了万年历来推算,弄清楚了李书记的生日农历是八月初十,阳历应该是9月25日。他俩去云山那天是9月12日,李书记讲的退休阳历时间没有骗他们,她就是双骏的生母!双骏说你推算的准确吗?石阶十分肯定地点头说准确!

     此后过了三年,也就是1980年的夏初,冯飞鸿去世了。这年的暑假,双骏上云山,李月英知道了冯飞鸿已去世,便要双骏陪她出去走走,说退了休有时间走了。

     他们去了一趟瑞金和石城。

     在瑞金,他们去了武阳镇。

     绵江是赣州的支流,武阳河是绵江的支流,武阳河流经武阳。镇边有座武阳小木桥,一对对的长桥墩似蜈蚣脚,桥头有一条小路,一直延伸至迷蒙的远处山野。1934年秋,集结在武阳的红军主力,就是从这里迈出了长征第一步。新中国成立初,瑞金县人民政府在桥头勒石:长征第一桥。步上武阳桥,李月英仿佛耳畔响起了红军战士沙沙的草鞋声,就停步不走了,目光循小路极目朝远方望去,思绪回到了当年。双骏见状问:“李书记,想起苏区的日子了?”

     李月英只说了一句话:“我在桥下洗过碗啊!”

     在石城小松镇,李月英领双骏瞻仰了建在一座险峻大山脚下的烈士纪念碑。长征前夕,这里发生了一场极其残酷的厮杀,史称石城保卫战,少共国际师系红军参战之一部,仅此师就阵亡五千。顾雷即牺牲于此。据传,老顾是倒在冲锋途中的,杀红了眼的军团长,当即命令一个排的战士将顾雷的尸首抢了回来。李月英调到省冶金厅工作,来赣南的机会多了,她曾抽时间去过小松,请当地政府寻找老顾的坟地,但没有结果。

     老顾出征前,获悉老婆有孕,曾欣喜道,这一百多斤好交代了,阎王勾了去心也甘了!这情景是深印在李月英脑海中的,她没有让顾燃改姓杨,也是因为记得住老顾这番话的缘故。此刻,李月英又想起了这番话,她对双骏说:“老顾在这场战斗中牺牲了,生前他特盼有儿子。如今我可以告诉他在天之灵,他有两个儿子,一个叫顾燃,一个叫冯双骏。”

     双骏嘴巴张得大大的,半天合不拢来,百感交集地叫了声:“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