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DEUPYFRNZW"><strong id="VZKRHJ"><param id="NwyXe3VOx"><track id="9462075138"><td id="swphvenl"><i id="KJYXAQVC"><xmp id="MUIYQ">

<embed id="ISAQN"><legend id="ejqctavn"><video id="24850"><map id="mwlipdans"><audio id="sxpyw"><bdi id="CKVWYUIJLB"></bdi></audio></map></video></legend></embe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野人林?野人?
        那年,国内军阀割据,政局动乱。不是今天这个灭了那个,就是明天那个灭了这个。而百姓却成了战火的无辜受害者。

         幸运的是,我在师傅的手下学得了几手武艺,虽不是登峰造极,却也是十几个人近不了我的身。凭借着身手,我得到了一个割据势力赏识,做了警卫员。

         这是个不大的势力,但也不算小——在那个年代,你只要有几十个人,十几杆枪,就能拉起一个队伍。正所谓枪杆子里出政权。所以割据势力才遍地都是。

         在我进入这个势力不久,发生的一件事改变了我的命运。

         当时,部队准备迁移,对附近的村子进行了搜刮,无非是一些粮食罢了。附近的村子都不是很富裕,偶尔有一些大户,也就是粮食多了一些罢了。至于银元之类的,基本没有。

         军阀头子很生气,直接点着了不少民房。还开枪打死了两个人——在当时,打死几个人算不得什么,也就是像我这种刚来不久的新兵蛋子,手上没有人命。

         部队又向下一个村子进发,依旧的一无所获。

         但是,我在一家农户家,发现了一根笛子。

         那是一根十分精致的笛子,大概七八寸长,笛子上精致的雕刻着两片叶子,整体泛着隐隐的绿色——我是学过吹笛子的,自然也懂得这笛子的不凡,放下材质不论,光是雕工,也足以让这根笛子价值连城。但即使见过不少材质的笛子,但是从未见过这种笛子。

         这笛子刚抚上,有一丝微凉,但随后,却又有一丝温热,真是个不凡的笛子。

         但现在是在部队上,在人屋檐下,怎敢不低头。即使再喜欢,也要交给军阀头子过目。

         “大帅,我发现一个好宝贝!”我献宝似的把笛子拿到军阀头子面前,双手呈给他。军阀头子接过笛子,用他那只独眼看了半天,又用手敲了敲,便随手丢给我。“丢了,什么破玩意,这穷地方能有什么好东西,没见过世面,好东西本大帅见的多了,谁稀罕这玩意。”

         “是,是,大帅说的是,是小的的错。”嘴上奉承这,心里却骂道,大老粗,什么东西都不懂,还见过世面?呸!

         当然,笛子我是没丢的,悄悄的揣到怀里,想着什么时候偷偷卖个好价钱。但是,就因为这个举动,命运却跟我开了个大玩笑。

         不久后,准备完毕的部队开始迁移。我们部队本次迁移是为了与其他军阀汇合,共同发展壮大。

         不料,我们行军至湖北省西部的时候,遭遇了敌对军阀势力。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两边部队随即交火,双方各有伤亡。不过我们此时已长途行军多日,并不是敌对势力的对手。在一日之后,我们便向西部溃逃。

         敌对势力一路追杀,我们死伤惨重,本来人就不多的队伍,现在已经只剩二十几个人。

         我护着军阀头子且战且退,偶尔还能利用地形优势干掉几个敌人。

         又过了半日,我们已溃逃了不知多久,整个队伍也只剩下了十多个人。

         这时,我们前面出现了一片密林。

         “大帅,和兄弟们往林子里跑,他们在林子里不好追我们,快,我来断后,快!”我对着大帅喊道。

         军阀头子看了我一眼,重重的点了一下头,随即挥手道:“进林子!”

         我看着战友一个个从我面前跑过去,知道最后一个人。我躲在了树后,举着手枪。

         我留下断后,并不是因为重情义什么的,而是因为以我的身手,一个人在这个林子里,干掉几个人,逃出去,也没什么大问题。但如果带着十几个残兵,就又是另一种情况了。

         正当我已经准备好干掉进林子的敌兵时,外面却久久没有响起脚步声。随后,是一阵马蹄声。

         “大帅,李培川的队伍进野人林了,我们追不追。”一个士兵问道。

         “你个猪脑子,追什么追,进了野人林的,有活着出来的吗?撤!”随后又是一阵脚步声。

         野人林?进来就出不去了?好像以前听老人说过,不过我可不信这个邪,我吴湛江福大,命大,造化大,能弄死我的人还没出生呢。

         正当我想着的时候,林外的追兵已经走得一干二净了,既然追兵走了,我就去和部队汇合了,毕竟这个世道,和军阀混还是个不错的营生。

         我朝着部队离开的方向跑过去,大约跑了一炷香的时间,我赶上了他们。

         几个没受伤的端着枪,指着我这个方向。

         “哥几个,把枪放下,是我。”我急忙喊道,生怕他们在这种高度紧张的状态下,直接开了枪。

         “快放下!”军阀头子挥了挥手,但是那几个人并未放下枪,而是把枪口指向了我的身后,倒不是他们抗命,而是这种危机情况下,一般人都会有的反应。

         军阀头子走过来,用手重重的拍了拍我的肩,对我说:“小吴,没受伤吧,追兵呢?”

         我看到他那只独眼竟有些微微泛红,显然我刚才断后的举动触动了他。

         我拍了拍胸口,表示自己没事,随后开口道;“追兵没追来,估计是怕林子密,吃了亏。”

         我没把野人林的是告诉他,怕动摇了军心。

         军阀头子点了点头,看了我一眼,问我:“你觉得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我想了想,说:“我们是向西进入这片林子的,一直沿着这个方向走,能进入重庆境内,向北能进入陕西境内,至于去哪,还是大帅决断吧。”

         军阀头子沉吟了一下,说道:“去陕西吧,那里的胡珂云和我是老相识。”

         “大帅,现在最好是让兄弟们先休息一下,补充体力。再给受伤的兄弟处理下伤口。”

         军阀头子点头表示同意。

         我顺手翻了一下每个人的干粮袋,只翻出了三块饼子。

         我递给了军阀头子。没想到他却摇了摇头:“先给受伤的兄弟吃吧。”

         他的这句话让我对他起了一丝好感。便对他说:“大帅不用担心吃的,我去弄一些来。”

         军阀头子只是点了点头,随后便微闭上了眼。这一路上的奔命,他也累了。

         我把饼子递给了一个没受伤的兄弟,对他说:“照顾好伤员,我马上就回来。”

         他看了我一眼,说了一句小心点。

         我拿了一把手枪,这林子里说不定说不定有什么野兽,带着防身。然后折了一只树枝,把匕首绑在上面。

         又顺手拿了几只空水壶,现在水的供给也成了问题。

         我一路走着,顺手在树上刻上标记,防止迷路。

         走着,走着,前方草丛一动,窜出一只兔子,我直接把匕首做的矛掷了出去,兔子直接没命中,连多余的挣扎都没有,便倒了下来。

         我走上去拾起长矛,把兔子拿了下来。但是,这么多人,一只兔子肯定是不够的,我又继续一边标记,一边向前走着。

         忽然,我感觉背后有一丝凉意,回头一看,就看到一个黑影。那绝对是一个人的身影,我顺手便把矛掷了出去,但是那个身影却是极快的,躲开了我掷出去的矛。当我在追过去的时候,早已不见人影。

         “靠,什么人。”我骂了一句,“难道这就是野人?”我喃喃的捡起了矛。

         但我缺不敢一个再往林子深处走了,一来天色已渐黑,二来,那个不明不白的身影,让我感到一阵心悸。

         我往回走的过程中,又打了两只山鸡,但是水源却是没找到。只能明早收集露水了。

         回到休息的地方,所有人都睡着了。

         我把山鸡和兔子剥好了,生了一堆火,烤了起来。

         我见肉需要一会才能烤好,便靠在树上,微闭双眼,休息了起来。

         我再睁开眼的时候,发现我又站在刚刚发现不明人影的地方了。那个黑影,正在我不远处的林子的阴影里。

         这回我没发动攻击,因为我已经完全懵掉了。我怎么又回到这里了?

         但没等我想明白的时候,那个黑影已经扑了过来。这时我看清了他的样子。

         只是一眼,仅仅是一眼,我便仿佛窒息了一般。

         他长着长长的獠牙,血红的舌头直垂到胸口,长长的指甲能有一尺多。脸上如同腐烂一般,滴着黄色的液体。身上长满了红色的斑点,如同千万只恶毒的眼睛。

         仅仅是一瞬间,他就已经来到了我面前。

         我这时缓过神来,长矛直接出手,我没有掷出去,而是直接狠狠的扎了过去。

         这一击,我用了十二分的力,就算是一头牛,也绝对会让我直接扎躺下了。但是当匕首触碰到他胸口的时候,竟发出了一种碰撞金属的声音。随后,绑着的树枝应声而断,一些细碎的木刺扎入我的手中。

         但这不代表我这一击便是无用的,至少他被我扎的停顿了一下。而我转身趁着这个机会飞奔出去,也不管什么方向了,先甩开这个家伙再说。

         不过,当我跑出了一段时间后,却发现它早已在前面等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