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DEUPYFRNZW"><strong id="VZKRHJ"><param id="NwyXe3VOx"><track id="9462075138"><td id="swphvenl"><i id="KJYXAQVC"><xmp id="MUIYQ">

<embed id="ISAQN"><legend id="ejqctavn"><video id="24850"><map id="mwlipdans"><audio id="sxpyw"><bdi id="CKVWYUIJLB"></bdi></audio></map></video></legend></embe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迷障
        当我转过头来,那个怪物早已站在我面前。

         “我靠,跑的这么快?”看清了他的身形,我骂了一句,急忙再转身往回跑,后面,仍旧是那怪物。

         而我再一回头,刚才的怪物还在那里。两个怪物竟然一起像我逼近,我急忙右转,向另一个方向跑去,但是,又有一只怪物,在我前面不远处。

         这时,我发现,每一个树木的间隙都有一只满身红斑的怪物向我走来,密密麻麻的,仿佛一群骇人的蜘蛛。

         每只怪物都举着长有长长指甲的爪子,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我靠!”我满头大汗的惊醒过来,原来长途的奔波已让我感到了疲惫,刚才竟靠在树上睡着了。

         “湛江,你醒了,给,吃饭吧。”

         一个兄弟走过来,递给我了一个兔子后腿。

         我接过了兔腿,擦了擦汗,然后拿起兔腿吃了起来。

         吃完之后,我感觉到体力的得到了补充,但是刚才那个离奇的梦仍然让我感到心悸。究竟是太过紧张,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启示呢?

         我晃了晃脑袋,把不好的想法甩掉,然后站起身来。

         不远处,有人已经升起了火,在黑暗的密林中,显得光亮而温暖。

         我向着篝火走去,篝火旁,几个人在附近烤着火。他们见我走过来,给我挪了一个地方,示意我坐下。

         我在篝火旁席地而坐,军阀头子就在我的正对面。

         “小吴,你觉得我们应该什么时候出发?”军阀头子显然是看出了我是有丛林生存经验的,问了我的意见。

         “晚上密林中太危险,还是明早再走吧。”我对军阀头子说。他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我们安排了人轮流看着篝火,查看了下伤员,便睡下了。

         我是最后一班,看着篝火的同时,我还收集了几壶露水,以补充水源。

         当我提着水壶往回走的时候,一个小兵已经醒了过来。他叫刘齐,年龄比我小,在昨天的逃亡中,被子弹打中了胳膊。

         “湛江哥,你干嘛去了。”刘齐问我。

         “哦,我去接了点露水,我们行军,水肯定不够的。”我回答说。

         “湛江哥,你真厉害,什么都会。”

         我笑了笑,算是回答他了。

         我放好了水壶,坐在了地上,休息了起来。

         等太阳出来的时候,我辨别了一下方向。便带着这十几个人往林子深处走。

         由于带着伤员,我们行军速度极慢。在行军过程中,我又打了两只野兔,作为今晚的食物。

         走着走着,我发觉天气已经有些发阴,这是大雨来临的前兆,便提议停下来,先搭建一个遮雨棚。军阀头子挥手停下队伍,让几个没受伤的兄弟陪我一起去砍树枝,搭建遮雨棚。

         我给他们分配了任务,我便一头扎进密林中,搜寻齐了猎物。

         因为一但雨水来临,动物是极其难找的。

         正当我瞄准了一只窜出来的兔子时,背后那种阴冷的感觉又出现了。我急忙回头,发现一道黑影一闪而逝。我刚想追上去,便想到了昨晚的那个梦,便失去了追出去的勇气。

         虽是感到恐惧,但我还是不得不去搜寻猎物,来补充食物。

         庆幸的是,我一连遇到几只动物,满载而归。

         当我回到原地的时候,那几个人已经把我需要的材料收集了回来。我指导他们如何搭建遮雨棚,我们几个人便忙了起来。忙了一会之后,遮雨棚便搭建了起来。

         遮雨棚很大,足够我们所有人一起躲进去。顶棚也足够的高,可以在里面升起篝火。四面被我封了三面半,最后的一点开口进去之后,也会用帘子盖上。四周的底部用石头压紧,防止雨水进来。地上铺上了树叶和草,在伤员的地上还把兔子皮铺上了。

         不久后,大雨如期而至。雨水很大,冲刷的防雨棚的棚顶,哗哗作响。好在我的防雨棚的搭建手法很好,所以只有少量的雨透了进来。

         大雨持续了两天,直到第三天中午才停下来。但是正是这场雨,让我们补满了水源。

         我们继续行军,一连走了五天,都无事端。

         但是在第六天,出了一件奇事。我们当天走到了中午,却发现了前一天晚上,篝火的痕迹。我皱了皱眉头,然后看了看太阳,确认了方向没错,便又带着队伍往前走。不过这回,我在每一棵树上都可上了向前的箭头,并且每走一段时间就再确认一下方向。可是当我们走到晚上的时候,发现了一棵刻着与我们行进方向相反的箭头!

         而再向前走,便又是我们昨晚的营地。再回头,便是我们离开时,刻的向前的箭头。但是,我们是什么时候开始往反方向走的呢?我明明每一段路都设下了标记,而且每次都辨认了方向。为什么还会走反呢?

         我把情况和军阀头子反映了一下,军阀头子思索了半天,才下令,先原地休息,明日再想办法。待到第二日清晨,整个林子里,竟然泛起了浓雾。雾气浓的吓人,能见度不到一米,仿佛把人浸在了米汤中。

         我们无奈,只好继续在原地等待浓雾散去,但是雾气却越来越浓。浓到即使两个人面对面站着,也相互看不真切。

         然而,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就在雾气的浓度达到极点的时候,雾气中传来了一声惨叫。随后,又是一声接一声的惨叫。而在这惨叫声中,还时不时夹杂着几声枪响,但更多的却是血肉被撕裂的声音。

         我的心脏在胸膛中疯狂的撞击着,仿佛古代战争前的战鼓。

         因为恐怖的不是看到什么血腥的场景或是什么恐怖的东西,最恐怖的是有危险在身边,你却什么也看不见。

         这是,一股鲜血喷到了我的脸上,我吓得急忙后退,不料,却被一根树枝绊倒了。我急忙摸索着向后跪趴着。

         就在这时,我的胸口开始发热。起初,我并未理会,因为温度并不高,而且这种危机的时刻,我也不会顾及这个。但是,胸前的温度越来越高,直到我再也无法忍受。我伸进胸口,摸了一下,竟摸到一个圆柱形的东西。

         我顺手将它拿了出来,竟然是我找到的那根笛子。

         现在,这根笛子已将泛出了刺眼的绿光,而雕刻的叶子也变成了金线。

         而当我回过神来,我发现大雾已将散了,而周围却依旧是白色的。因为周围已经被皑皑白雪覆盖了。

         这才是什么时候?不过刚刚四月吧?为什么会下雪呢?

         我回头看了一眼来的方向,竟没有一丝的脚印,准确的说,是这整片的雪地上,只有我站着的地方,有一对脚印。

         而现在,我手中的笛子已将变回了原来的样子,我顿时感到诡异万分。

         难道和这个笛子有关?

         我本想丢掉它,却又鬼使神差的揣进了怀里。

         林间一阵风吹来,我顿时感到刺骨的寒冷。在这片冰天雪地里,穿着春季衣服的我,一定会被冻死的。

         我辨认了方向,开始快速的跑了起来,知道我晕了过去…………

         …………

         …………

         太爷爷讲到这里,忽然停了下来,我见他没有讲下去的意思,便催促他说:“太爷爷,你晕了之后又怎么样了?”

         太爷爷叹了口气,吸了一口老烟袋,吐出了一个烟圈。缓缓地说。

         “我醒了之后,我发现我躺在一个小木屋中。是一个猎户救了我,我问他这是哪里,他说,这里是大兴安岭。我问他现在是什么时候,他说已经近了年关了。我当时以为,我莫名其妙的过去了半年,但是后来,我才知道,那时,已经是十年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