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DEUPYFRNZW"><strong id="VZKRHJ"><param id="NwyXe3VOx"><track id="9462075138"><td id="swphvenl"><i id="KJYXAQVC"><xmp id="MUIYQ">

<embed id="ISAQN"><legend id="ejqctavn"><video id="24850"><map id="mwlipdans"><audio id="sxpyw"><bdi id="CKVWYUIJLB"></bdi></audio></map></video></legend></embe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黑狼
        “嗯?什么声音?”

         涅文放下准备出拳的手,扭头疑惑的朝着传来声响的方向扫了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郁郁葱葱的草丛,一米左右的草丛高度,生长的遍地都是,涅文发现并没什么东西时,才觉得刚才可能听错了,应该是风吹到草丛而响起的声音吧。

         “没发现什么东西,可能是我太紧张了吧。”发现虚惊一场并没有什么东西时,涅文拍了拍胸脯道。

         虽然眼前一片草丛,没发现什么东西,涅文还是难免有些紧张的四下又张望了一眼,涅文可是知道这地方有野兽的,而且还是这种大森林,野兽每个都凶猛异常,看过原著他可是非常了解,比如黑狼,黑熊,蟒蛇等等野兽,在地球必须去公园才能看到的野兽,在这里随处可见。但是了解归了解,没有真正看到,他是不会相信自己运气差到第一次来就碰到。

         想到这里。

         涅文摇了摇脑袋,把所有不安的想法都抛掉,还是继续测试自己刚才未完成的任务,何况就算有危险,不是还是妲己吗?妲己那个能远距离探测的能力,还是不错的,虽然只有区区200米的范围,至少目前自己实力没提高之前是够用了。

         吸气,出拳!

         砰——

         一拳之后,树皮表面出现一个很淡的不规则拳印,周围则完好无损。

         涅文甩了甩有些生疼的右手,忍着疼痛龇牙咧嘴的走到小树跟前,看着刚才那个还完好无损,现在反而有个很轻微的拳印,不仔细看还不知道是拳印的小树,欣喜的叫道。

         “还不错嘛,有点意思,没想到还能有拳印,虽然很淡,不过,这颗树还是不好判断增加多少力量,要是有个东西可以举一下,那就完美了。”涅文欣喜之后不由的思索起来。

         “沙沙……”

         “嗯?”

         “吼——”

         一个黑影从不远处的草丛里跳了出来,一身黑色油亮的毛,腥臭的嘴里流着涎水,一丝顺着一丝的涎水顺着嘴角滴落,腥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涅文,显然不怀好意。

         “黑狼”

         涅文心里直呼这两个字,真是想什么来什么,涅文双腿发抖,眼神发直,就差没有一下晕倒过去了,要不是背后有颗树支撑着,他马上就要瘫做到地上去了,手心里的汗顺着手指涂上了树皮,冰凉滑腻。

         隐藏在草丛中的它,观察到这是一个弱小的人类,等不急的它迫不及待的出来了,黑狼很享受对面猎物的表情,害怕而又无助的表情彻底勾起了它的食欲,它想好了,一会千万不能一下就把他弄死,它要吃活物,为了表达对面猎物的完美配合,它要一口一口的吃掉他,吃完最后一口才能死去。哦~好久没吃过活物了,时间久的它都忘记吃活物的美妙了。想到这些还兴奋的冲对面张了张那嘴,向对面表达自己的“善意”微笑。

         但是涅文看不懂啊,野兽和人类的审美观还是不同的,所以表达出来的也是天差地别。

         这时也就过去几秒的时间。

         涅文看着对面黑狼张了张那腥臭的嘴,凶狠的兽脸上更添一分狰狞,心里害怕的就想叫救命:“妈的,这黑狼也太人性化了,难道这个世界的野兽都这么高的智商吗,这让我怎么办?”

         “妲己?”

         “妲己?出来啊!!!”涅文心里狂叫道。

         静静的没人回话,仿佛从来没有这个人存在过一样。

         此刻的涅文感觉整个世界都黑了下来,就像被抛弃的孤儿一样,无依无靠。

         害怕之极过后的涅文,反而激起了心底的凶性,怒吼道:“畜生,来吧!让大爷会会你,看谁笑到最后。”涅文说完之后,感觉把自己那份害怕都吼走了,反而平静了下来。倘若害怕对面可以放过他的话,但那是不可能的。

         “吼——”

         黑狼现在很生气,为什么生气?因为自己面前的猎物竟然不“惊慌”了,这怎么可以容忍?对面这是在找死,它要用自己锋利的爪子,让猎物感到害怕。

         黑狼急速的朝着涅文扑了过去,锋利的爪子在空中闪耀着耀眼的寒光,仿佛下一秒就血光四溅,看着就摄人心神。

         涅文看着急速扑过来的黑狼,凭借其良好的视力,看准黑狼下扑的点,提前小退一步,出拳!就往黑狼的脑袋上招呼。

         黑狼眼中闪过一丝嘲讽,张开腥臭的嘴,而且露出锋利的牙齿,朝着涅文手咬去。

         涅文看到黑狼张嘴,不得不收手,再次退后一步,躲了过去。

         涅文躲过第一轮的攻击,有点着急,眼看黑狼又要准备扑过来,进行第二轮攻击。

         涅文顿时大怒,接连退后好几步,指着黑狼凶狠的高声叫道:“畜生,休得猖狂,看大爷如何治你。”

         黑狼虽然听不懂涅文乱叫什么,但是一番气势做的很足,黑狼愣了愣,停止了攻击,前爪微低,做随时准备进攻的姿态。

         涅文看见黑狼停止攻击了,于是双脚分开,做马作状,一手叉腰,一手提到头部上空,面色肃穆,神态庄重,仿佛要召唤很牛逼的大招一样,黑狼看见猎物这般气势,仿佛一会就有一个很牛逼的东西出现般的姿态,它不敢等了,决定再度出击,千万不能让他召唤出来那个东西。

         “吼——”

         黑狼一扑就是一米多远,再扑两下就能到了涅文身前。眼睛泛着腥红的红光,死死的盯着涅文,印入眼里的涅文越来越大。它要这一轮就把眼前的猎物解决了,并且它决定不再戏耍猎物了,警惕的它生性狡猾,每次都能躲过生命危险,刚才就是差点落到另一个人类手里,凭借其无与伦比的速度逃过一劫,跑到这里遇到眼前的人类,今天怎么说也要把这个弱小的猎物吃了,然后赶紧走。

         黑狼宛如凶性大发般,跟打鸡血似的,一扑一扑之间看着比刚才更有劲了,泛着寒光的利爪急速朝涅文的胸前划去。

         涅文表情严肃,看到黑狼再一个扑就能过来,身体站的笔直,没有挪动分毫,站在原地心里默念郑重道;“打野刀!出来吧。”

         “撕拉——”

         皮开肉溅。

         黑狼的锋利的爪子划破了涅文的胸膛,眼里闪过满意的神色。就这一下猎物该死了吧,甚至没有再进行下一步动作,等着看到猎物倒下的场景。

         “治疗术”

         涅文强忍的疼痛,没有叫出声来,眼神凶的吓人,犹如死神的眼睛,不带一丝情感,看着黑狼凶狠的叫道:“畜生,该我了。”

         “噗——”

         黑狼眼睛睁的老大,为什么眼前人类没死,不明不白的应声倒地,打野刀犹如切豆腐一样,没有一丝阻碍顺着黑狼头顶穿透而过。刀从头顶进然后再从脖子出来。

         从黑狼划破涅文胸膛,到涅文说完话,举过头顶的那只手,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刀,顺势刺了下去,这中间过程才刚刚三秒而已。

         “恭喜主人,完成第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