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nt id="DEUPYFRNZW"><strong id="VZKRHJ"><param id="NwyXe3VOx"><track id="9462075138"><td id="swphvenl"><i id="KJYXAQVC"><xmp id="MUIYQ">

<embed id="ISAQN"><legend id="ejqctavn"><video id="24850"><map id="mwlipdans"><audio id="sxpyw"><bdi id="CKVWYUIJLB"></bdi></audio></map></video></legend></embed>
  •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七章 国师震惊,在除一皇子
        李易与慕云缓缓的走了进去,到了大殿的中央,慕云则是跪了下来。

         “儿臣拜见父皇。”

         那龙椅之上的老者,听到了慕云的声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中的一道精光闪过,面色顿时沉了下来,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慕云。

         被自己父皇这样看着,慕云顿时开始紧张了起来,这是一种无形的压力,是皇者之气,这是做青云国多年皇帝养成而来的。

         突然,慕云的父皇慕天浩一声大喝,对着慕云问罪道:“慕云你可知罪。”

         慕云顿时恐慌了起来,他心中顿时百感交集,思来想去没有什么地方做错啊!自己不成反下什么什么罪。

         在慕云一旁的李易,在哪里站着,对着眼前的一切不管不问,仿佛没有看到一样,必将人家父亲教导孩子,这也是常情啊!当然如果这个父亲敢不分好歹,混乱治罪慕云的话,那他这个老师就不得不管了。

         “父皇,儿臣没有犯下什么罪啊!还请父皇明示。”慕云想了一番,对着龙椅之上的慕浩天恭敬的说道。

         “九哥,你还不赶紧向父皇认错,你打残大哥的事情,父皇已经知道了。”

         慕浩天没有说话,却是旁边的那个蟒袍阴险青年说话了,此人正是青云国的十四皇子,也是所有的皇子中最富有心机之人。

         “十四弟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将大哥打残了。”

         “放肆,慕云你大哥从你府中被太监带到宫中之后,经过御医检查,发现四肢全部被人打断,你怎能如此残忍,他毕竟是你大哥,血浓于水啊!”此时慕浩天有些落寞的说道,自己的孩子竟然互相伤残,这让他心里如何好受。

         什么!慕青的四肢被废了。

         此时慕云已经察觉到了这件事情的不简单,因为大皇子去他的府上,在这期间没有一个人对他出过手,怎么可能一出来就四肢残废了呢?这一定有人在陷害自己。

         心中想着,慕云偷偷的瞟了一眼十四皇子,看到对方正在发笑,慕云顿时猜想,一定就是他搞得鬼了,也只有十四皇子才能办出这事。

         两个最有希望得到皇位的皇子,都失了势那对十四皇子是最有利的。

         慕云瞪了十四皇子一眼,他知道此时无论他在说什么,父皇都不会再相信自己了,不过还是开口道:“父皇儿臣的确没有,对大哥做出如此残忍的事情,一定是有人陷害儿臣。”

         “混账东西,到现在还死不悔改,给我拉下去关进天牢等候发落。”看到慕云到现在还在嘴硬,慕浩天心中大怒。

         在慕浩天的眼里,最忌讳的就是自相残杀,当然这也是上一任皇帝只有他这一个儿子,他到没什么人可以相残的,如今看到九皇子竟然大皇子打成了残废,心中不由燃起了滔天怒火。

         不得不说这十四皇子非常了解慕浩天,他这是想利用皇帝之手除去两个竞争对手,不过他的如意算盘注定要破灭了。

         看到这皇帝老儿要将自己的弟子,打入天牢,李易就稳不住了,他可是知道慕云没有动这个所谓的大皇子一根毫毛,这明显的就是有人在陷害自己的弟子吗?

         “我看是你放肆,我的弟子没有我的允许,谁敢动。”李易当即一怒,对着慕浩天大喝一声,身上的虎威顿时发出。

         那个坐着的道士连忙站了起来,挡在了慕浩天的身前,将李易的气势挡住,转头看了看身后的慕浩天,看到其没有受到什么,这才放下心来。

         “大胆”“好大的胆子,九哥这就是你的请来的修士?”

         第一个声音是那个中年道士说的,想来此人就是青云国的国师,同李易一样都是一身青色的道袍,不过在这个道士的道袍上面却绣着一个阴阳鱼。

         至于第二声那是十四皇子发出的,不过被李易瞪了一眼,如同雷击趟趟的向后退去,被身后的那个老者扶住。

         “阁下好大的胆,,,,,”

         国师的声音顿时停住了,随即变身震惊,惊恐之色浮上心头。

         ‘雷劫?天罚?眼前这人就是那个遭天罚之人,没错,就是他,我能感觉到那遭劫之人就是他的气息,他竟然度过了天罚!’

         国师的脸色猛然一变,顿时满脸笑意向李易走来,不过任谁都能看的出,国师那脸上的笑意是努力挤出来的,再看国师那此时颤抖的双手,这是惧怕、

         “不知前辈驾临,小道有失远迎,还请前辈恕罪。”

         一时间大殿之中的所有人都蒙了,这是什么情况,国师竟然会对一个袭君之人这么恭敬的说话,并且看国师的样子,小心翼翼的生怕触怒了此人。

         其他人不知道,但是那个小道士转眼明白了过来,显然已经认出了此人是谁,顿时也开始紧张了起来,他听师父讲,这天罚之人都是大奸大恶之人,并且个个修为都在金仙之上。

         莫要说他人疑惑了,就连当事人李易也感到疑惑,他不记得自己的大名什么时候已传到了东胜神州,莫非自己的身份此人知道?

         “你见过我?”李易带着冰冷的语气问到,这群人要治自己徒弟的罪,李易可不会给他们好脸色。

         “小道只是在远处见到过前辈渡劫的背影,至于前辈的真面目,小道不成见过,方才多有得罪,还请前辈见谅。”国师恭恭敬敬的回答着李易的话,不敢有一丝怠慢,这让周围的一些人都看傻了。

         就连慕浩天都傻了,国师从来都没有这样子跟人说过话,对他更是没有,怎么突然对着一个年轻道士这么恭催,慕云更是惊呆了,自己的老师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名气,竟然连他的青云国的国师,都对他老师恭恭敬敬的。

         “原来如此。”李易自语一声,他说呢,在渡劫的时候总感觉有人在盯着自己,不过后来没有了,原来是这个国师啊!

         既然知道这国师一定是认为自己是什么高人了,不过李易也没有解释,这样倒省了一些麻烦了。

         “刚才我听到你们要将我的弟子打入天牢?”李易沉声问道。

         “误会,误会,方才是我国国主轻信他人之言,才出现了误会,前辈不要动怒。”

         国师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九皇子竟然能拜此人为师,不过看其对九皇子挺看重的,这对青云国来说是个福分啊!这可是至少是一个金仙的仙人啊,当然他不知道李易还没有他的境界高,至少化形中期罢了。

         其实在国师的心中还有一个疑惑,他感觉到李易的气势与威压并不怎么高,感觉和自己相差无几,不过这些被他归类到了,李易刚刚度过天罚受了伤。

         “你一个国师恐怕说的不算吧!”李易转身绕过了国师,缓缓的向前走了起步,不是李易不想继续往前走了,他是怕他再往前走,这些人就该吓趴了,短短的几步就让国师的脸上冒起了大汗。

         “皇帝是吧?说吧,是谁告诉你的慕云残害兄弟之事,今天我一直都在慕云府上,并没有看见慕云伤人,不过我倒是杀了一个人,好像叫什么郭老是吧?”李易看着坐在龙椅上面的慕浩天,缓缓的说道。

         顿时不知情的一群人心中大骇,什么?郭老死了,一个地仙中期的强者竟然死了。

         慕浩天没有想到,自己听闻这九皇子又拜了个老师,所以想请过来看看,哪想到请过来一个煞星,看到李易直视自己的那双眼,慕浩天连忙看向他处,不敢与李易对视,要不是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养成了那份从容与镇定,估计他早就瘫在了龙椅之上。

         国师却是怕慕浩天触怒了李易,连忙对其传音道:“此人不可惹,他就是那度天罚之人,此人至少是金仙,九皇子能拜他为师,咱们的青云国至少万年无忧。”

         “前辈勿怪,这的确是个误会,小儿能拜入前辈的门下是小儿的荣幸,今日请前辈过来,是想在这宫廷中宴请前辈。”慕浩天听到了国师的传音,顿时话锋一转。

         “父皇不可呀!九皇兄能做出这残害兄弟之事,将来恐怕会对父皇不利啊,此人又是九皇兄的师傅,那指定也不是什么好人。”十四皇子眼神一凝,此时是搬到九皇子的最好时机,他不想放过。

         十四皇子的话一出,霎时间,大殿里面一片宁静,掉针可闻,只有一些心跳加速的声音,他身旁的那个老者,慢慢的离开了十四皇子的,这个动作十四皇子却是没有发现。

         “妖道,你杀了郭老,那可是国之栋梁,你竟然还敢来皇宫,真是自寻死路,,,”十四皇子还在那里喋喋不休的说着,浑然没有看到其他人看他的眼神,就像看一个死人一样,就连慕浩天也是一样,皇子他多的是,可是这国这有一个。

         这十四皇子平常可谓是精明无比,不知道今天这是怎么了,好像被眼前的利益蒙蔽了双眼,浑然看不清眼前的形势。

         李易微微一笑,并没有出手,而是看了一眼慕浩天,那眼神不言而喻。

         “来人,将十四皇子打入死牢。”慕浩天一声大喝。

         顿时走过来了几个将士,将十四皇子架了起来,往外边拖,丝毫不管十四皇子那疯狂的大叫。

         “父皇,你为什么抓我,我犯了什么错,你是不是被老九灌了迷魂汤啦。”